kb0707注册账号-经济学家: 亚洲不会重演1997年金融危机

2020-01-07 16:57:36

kb0707注册账号-经济学家: 亚洲不会重演1997年金融危机

kb0707注册账号,经济学家: 亚洲金融危机难重演

后歆桐 刁航宇

今年以来,新兴市场的波动不断挑动着市场的神经。这波动荡未来会如何演化?

第一财经记者在上周结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秋季年会期间,就本轮新兴市场危机的成因、后续发展及应对措施等问题,专访了标普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罗奇(ShaunRoache)、摩根大通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阿齐兹(JahangirAziz)和印尼前商务部长、经济学家冯慧兰。

三位受访者均提到,新兴市场此轮动荡的原因包括全球金融环境收紧及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他们均坦言,本次动荡并不会在短期内结束,但不会重演1997年的金融危机。

内外因叠加导致

罗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新兴市场本轮动荡原因主要有:2017年的全球经济同步复苏从今年开始减速,同时,美联储持续加息使资本从新兴市场流出,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贬值,部分经济体利率(跟随美国)上升,最后,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对于亚洲经济体信心不容小觑,因为亚洲非常依赖全球贸易。“这些因素的叠加,致使新兴经济体今年面临的挑战较去年大幅增加。”他称。

冯慧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前,全球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美联储货币正常化进程持续,且加息速度快于此前预期。同时,贸易不确定性带来全球贸易减速。重中之重,还有地缘政治问题,例如美国对伊朗制裁导致油价高企等。

“这场动荡是外部环境和新兴市场内部情况相结合的产物。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新兴市场通过令本币贬值以及跟随美联储加息来应对,从而导致国内金融情况收紧,国内需求减弱,整体投资额下降,经济增速放缓。”阿齐兹分析称,“受到冲击较严重的新兴市场国家往往存在内部问题,即经常账户赤字显著,例如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南非、印尼、菲律宾等。”

短期内难以出现根本好转

对于本轮新兴市场动荡何时能迎来复苏,罗奇称,新兴市场的近况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出现根本性好转。“一方面,美国经济强劲,通胀提升,美联储今明两年还将继续加息,加息次数甚至有可能超出市场预期。另一方面,围绕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间的贸易问题带来的全球贸易不确定性,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

在罗奇看来,此轮新兴市场危机何时结束,取决于市场何时彻底完成对美联储两三年内加息进程的定价。他说:“可能由于经济数据强于预期,美联储今年加息的次数事实上超出年初市场的预期,由此带来的价值重估冲击到了新兴市场。”

对于亚洲新兴经济体,罗奇认为主要面临三个问题,即经常账户负债、通胀率高、外债多。以此标准衡量,目前普遍认为新兴市场中问题最大的为印度、印尼和菲律宾。

“此次新兴市场危机不会很快结束。”冯慧兰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主要国家的领导人需要解决政策不确定性,夯实国内经济基础,加强区域贸易合作,扩大外部市场以抵抗冲击。

她以印尼为例指出,印尼也面临资本外流以及货币贬值等问题。但过去2~3个月,印尼政府一直在尝试管控这些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保障国内宏观情况的平衡”。

在财政方面,她称,印尼的政府财政赤字较小,财政政策一直很自制,不会面临由债务带来的潜在威胁。货币政策方面,印尼跟随美联储加息,解决了信贷端的问题,银行可以继续贷款,企业能够获取资金支持。在贸易方面,印尼政府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增加出口,提升竞争力。“印尼的情况非常稳定,我们多管齐下管控脆弱性,确保不会出现剧烈的资本外流。”冯慧兰称。

阿齐兹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新兴市场很难在近期内复苏,(新兴市场的)各类资产也将继续承压。他坦言,很难判断市场是否反应过度,也无法确定市场何时能够趋稳,因为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投资者无所适从。

不会重演1997年金融危机

虽然三位经济学家均认为此次动荡与1997年金融危机没有可比性。

罗奇称,即使是受影响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情况也还是优于20年前,甚至2013年的缩减恐慌时期。他说:“它们还有很多政策空间,足以驾驭目前的波动期,2019年情况可能就会好转。”

罗奇告诉记者,一个主要的变化在于,亚洲经济体的汇率灵活性较之1997年有了大幅改善。“此次,这些国家允许本币适度贬值来缓冲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冲击。”他称,此外,审视亚洲经济体的资产负债表也不难发现,政府和企业所持有的外债也大幅小于1997年金融危机时。

“印尼的情况与1997年时完全不同。”冯慧兰也表示,“除了政府和企业部门的外债大幅减少外,通过种种措施,印尼的银行部门目前更加健康。同时,不论是印尼自身外储还是亚洲区域内构建的货币互换机制,都提供了良好的金融安全网。”

阿齐兹亦认为,此次市场反应更为和缓的原因在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大部分亚洲经济体都采用固定汇率,而此次,新兴市场国家在面对冲击中选择让货币贬值,缓解了压力。

冯慧兰称,以印尼为例,当面临外部动荡时,须试图加强国内端,确保国内消费情况稳定。为此,需要管理好通胀,确保低收入群体不受波及,以此保障购买力、消费力。在财政领域,也需要增强投资来刺激经济。此外,还要确保债务可控。最后,还要做好与国内外的沟通工作,令其明白印尼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及信心来应对市场脆弱性。

阿齐兹指出,除了已经实行的灵活汇率,新兴市场国家还需要重整财政以及收紧货币政策。“新兴市场经济体需要进一步加息,目前加息程度还不够。只要采取了正确的政策,新兴市场就将无忧。”他表示。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